你好,欢迎来到资源强制回收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登陆
关闭窗口
聚焦资讯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聚焦资讯 >

上游吃肉 下游喝汤 —— 动力电池行业三季度财报解析

发布时间:2021-11-10 14:17:08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浏览次数:

冷热不均、喜忧参半,依然是当前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严峻现实。近日,随着动力电池行业上市公司2021年三季度财报的密集出炉,产业链上一系列真实情况也随之浮出水面,引发广泛关注。

截至11月3日收盘,已经有70余家锂电池产业链相关上市公司披露了2021年三季度财报。其中,近80%的企业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但是,在动力电池上市公司中,只有宁德时代与亿纬锂能净利润同比实现盈利;而动力电池材料企业绝大多数均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部分公司出现较大幅度增长,其中有多家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500%。

【电池企业】

整体承压挤压利润

纵观动力电池行业企业的三季度财报,令人瞩目的“领头羊”宁德时代仍然继续保持领先。财报显示,宁德时代三季度实现营收292.87亿元,同比增长130.73%;净利润32.67亿元,同比增长130.16%。今年前三季度,宁德时代共实现营收733.6亿元,同比增长132.7%;净利润77.5亿元,同比增长130.9%。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并不在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前五之列的亿纬锂能,三季度的财报尤为亮眼。三季度,其主营收入达48.88亿元,同比上升125.9%;净利润7.21亿元,同比上升23.7%。

与同行相比,欣旺达、鹏辉能源、国轩高科等其他大多数锂电池生产企业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出现下滑,其中欣旺达同比下降88.81%,鹏辉能源同比下降34.69%,国轩高科同比下降59.98%。

上游涨价达到峰值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锂电池应用专业委员会顾问苏南峰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动力电池生产企业而言,三季度是全年至关重要的时间段,从上市公司财报中不仅能看到成绩和亮点,也能发现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具体表现在,一是动力电池生产企业承压较大,今年以来,下游需求迅速放大,供货和催货压力并存。最新数据显示,1~9月,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达到216.6万辆和215.7万辆,同比增长1.8倍和1.9倍,新能源汽车企业采购动力电池多是聚焦头部企业,像宁德时代等企业拥有产能、技术、品牌、市场份额等方面的优势,相比之下,一些中低端企业鲜有订单,很多新能源整车企业即使拿不到头部企业的货源,也不会采购中低端企业的产品,因为无论是整车企业还是新能源汽车用户如今都更看重电池的质量、性能和品牌。

二是动力电池企业要承担上游原材料多次提价带来的生产成本上升的压力,而且涨价压力在三季度达到峰值,电池级碳酸锂、工业级氢氧化锂、金属锂、六氟磷酸锂等锂电池主要原材料在三季度价格涨幅最大,抬高了动力电池企业的生产成本,极大压缩了利润率,除了极少数像宁德时代这样的规模化企业,其他电池生产企业都受到了一定影响,很多电池企业净利润出现负增长。

投资扩产全面开启

四川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产业联盟专家宋浩骏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从动力电池头部企业来看,随着新能源汽车产销回暖,动力电池需求供应趋紧,由此导致动力电池头部企业一方面开始扩产能,像宁德时代三季度末累计产能65.5GWh,在建产能达92.5GWh,预计今年底将超过150GWh。宁德时代已规划和建设宁德、溧阳、西宁、宜宾、肇庆、德国6大基地,总规划自有产能近420GWh,同时与上汽、广汽、一汽、东风、吉利设有合资企业,累计规划产能将超过560GWh。其次,为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原材料涨价压力,三季度开始,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孚能科技等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均在加快与上游原材料企业的合作。其中,宁德时代直接或间接参股的上游原材料企业超过20家。亿纬锂能通过战略入股、合资建厂、收购等形式在原材料领域投资超过100亿元。国轩高科则在今年7~9月密集布局上游材料领域,已经逐步建立起“材料端-电池端-产品端”的全产业链垂直布局。

华泰证券分析师彭松林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虽然欣旺达、鹏辉能源、国轩高科等企业出现净利润同比下降,但这些企业的实力还是较强的,只是三季度是其投资较多的一个时间段,由于扩建产能及项目投资,以及向原材料领域进行投资等,对财务报表产生了一定影响。应该说,即使目前这些企业遭遇利润下滑,同样是不盈利的数据也要区别来看,如果是中低端电池生产企业,那就有可能走向穷途末路。但在上述几家企业中,虽然目前盈利有负增长,但随着其项目及投资的逐步落实,产能和成本控制能力也会得到提高,企业发展还会迎来新的机会。

【原材料企业】

全线飘红迎来高光时刻

虽然同属动力电池产业链上市公司,但与动力电池生产企业相比,原材料企业在三季度迎来盈利的高光时刻。其中,多家动力电池原材料企业报表出彩。锂电池铝箔龙头企业鼎盛新材,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8.15亿元,同比增长43.74%;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大增18226.74%。主营锂电池正极材料的德方纳米,三季度营收达22.71亿元,同比上升295.18%;净利润2.44亿元,同比上升2280.45%。氟化工企业多氟多,三季度实现营收24.02亿元,同比增长112.43%;净利润4.29亿元,同比增长20586.2%。

增产增收利润大涨

“由企业财报来看,其中既包括新能源汽车销量高速增长带来的需求持续扩大,也包括各类原材料从源头开始涨价带来的利好。”广东工业大学新能源材料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新彤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从正极材料企业看,如容百科技三季度实现净利润2.28亿元,同比增长284.7%;杉杉股份三季度实现净利润20.14亿元,同比增长1034.67%。这样的增长,均来自下游市场需求上升,以及产能利用率大幅提升,并且随着新产线的升级迭代及生产规模的逐步扩大,产线规模效应显现,单吨成本下降,在供应链管理方面也显著增强。二是从锂电池核心原材料六氟磷酸锂来看,在行业规模不断扩容的同时,集中度正不断提升,产能向头部企业集中。龙头之一的天际股份三季度净利润为2.42亿元,同比增长2491.07%。

是偶然还是必然,业内也有分析。“今年以来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出现多轮上涨,是一种市场行为,并不一定持久,但为动力电池原材料企业的三季度财报添了彩。”山东省电池工业协会顾问谢瑜忠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提出,一是今年以来,从锂电池正极材料、电解液、铜铝箔,到锂电池辅料,再到石墨负极等的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使原材料企业直接受益,这些企业“坐收渔翁之利”;二是今年以来,动力电池装机量及市场需求迅速膨胀,来自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也表明,受益于中国新能源汽车景气度高涨,1~9月,动力电池累计装机量92.03GWh,同比增长169%,相较2019年同期累计装机量增长119%。由此,对原材料需求持续增加,使原材料涨价难以遏止。由此带来的利好效应,在三季度财报中得以集中体现。

企业加大技术投入

招商证券分析师马宏图向《中国汽车报》记者分析认为,根据现有财报内容可以看出,原材料企业今年的生产投资活动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一是持续提升锂电池原材料产能。如石大胜华财报显示,其大幅扩产碳酸酯产品,已成为行业内惟一能够同时提供5种电解液溶剂、六氟磷酸锂及多品类添加剂产品的企业。而且,石大胜华还投资7.25亿元,建设了年产能5000吨的动力电池材料项目,以及年产能1000吨的硅碳负极材料项目。截至三季度末,石大胜华账面货币资金4.97亿元,而长短期借款合计仅约0.5亿元,保持了资产优良。

二是向上游投资锂矿。如赣锋锂业通过全资孙公司荷兰赣锋公司,收购了国际锂业公司持有的Litio公司8.58%股权,交易金额为1317.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425万元)。同时,其全资子公司赣锋国际以自有资金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3亿元)收购荷兰SPV公司50%的股权;以自有资金14.7亿元收购伊犁鸿大基业100%份额,获得锂盐湖项目等,为保障锂矿供应,进一步降低采购成本奠定了基础。

三是通过科技创新提升自身实力,很多锂电池原材料企业都已经意识到,只靠市场价格上浮盈利并不可靠,依靠科技创新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其中,今年在科创板上市的长远锂科,其财报显示,公司依托在纳米级锂离子电池材料领域的技术优势,研发一系列高容量锂离子电池材料,致力于提供更安全与高效的绿色新能源材料,公司主要产品包括三元正极材料及前驱体、钴酸锂正极材料等,力争将公司打造成为“中国纳米级锂离子电池材料领域的领导者”。

【未来走势】

长期供需失衡或埋隐患

动力电池及原材料企业在三季度的势头是否会延续,成为业内关注的问题。“目前,就国内动力电池生产企业现状来看,或将进一步的分化或洗牌,出现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局面,中低端产能很可能逐步消失殆尽,优势资源将进一步向头部企业集中。”西安交通大学科技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马骁雄告诉记者。

但需要引起重视的是,如果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最终一定会倒逼整个新能源汽车产品涨价。在目前的发展阶段,国内汽车市场上是外资、合资、自主品牌汽车同台竞争,如果自主品牌汽车因此涨价,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市场竞争力。提高价格虽然能给原材料企业带来一时利好,但可能因此埋下隐患。

产业链协同合作增加

马骁雄表示,三季报透露出一些新的信息,一是动力电池生产企业特别是头部企业,未来仍将面临良好机遇,虽然存在原材料涨价等不利因素,但决定企业发展的并不是价格和成本,如宁德时代就称价格波动因素给企业带来的影响很小;二是靠技术和品牌去抢占更多市场份额,正在成为一种趋势,如宁德时代与现代摩比斯签署技术许可与合作意向协议,授权摩比斯使用宁德时代的CTP(高效成组)技术,中国电池企业对外授权使用专有技术,仍不多见;三是越来越多的电池企业将提高智能化、数字化、自动化生产水平,作为追求规模、效益的基础,令人欣慰。

彭松林分析认为,锂电池主要原材料价格持续走高,一方面给上游矿产带来了新增需求,在高镍需求拉升及锂精矿价格上行的背景下,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环比走高,三元正极价格上涨,负极材料价格顺势上行,隔膜依旧紧缺,有可能出现供应缺口;另一方面,原材料涨价对下游的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形成冲击,值得注意的是,如宁德时代等企业开始自己购买或入股锂矿,解决原材料供应、稳定采购价格等相关问题,如果引发动力电池企业纷纷效仿,将对原材料企业带来新的冲击。“因此,产业链需要有主管部门来进行指导,如果能建立由大多数动力电池企业及原材料企业参与的产业联盟,从而协商将价格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供需平衡问题。”彭松林告诉记者。

三季度,原材料价格上涨,产业链企业“几家欢乐几家愁”。近来,网传个别动力电池企业发出涨价函,但头部电池企业并未响应,宁德时代就公开表示“不涨价”。有研究机构调研显示,动力电池原材料涨价的影响如果传导到末端的整车企业,电池的采购价格实际可能增加约10%~20%,最终整车的物料成本将会上升3.5%~7%。“随着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上升,考虑到规模效应,整车成本可能有所下降,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削弱甚至抵消电池成本上涨的影响。”东方证券分析师覃筱鹏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稳定市场更重要

三季度财报也反映出一些新趋势。“动力电池企业都在努力拓展市场空间。”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现代国际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齐振涛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进入加速期,对动力电池需求大幅增长;二是从欧洲到北美、亚洲,正迎来动力电池新一轮扩产潮,特点是行业巨头的规模持续扩大,欧美车企自建动力电池厂的规模和速度也在不断提升,导致对上游原材料需求持续增加;三是动力电池新技术、新工业、新产品不断涌现,推动行业新产品加速出炉;四是有实力、有资金的行业企业正积极向产业链上游拓展,竭力以较低的成本实现动力电池产品不涨价,阻断向产业链下游传导不利因素。

而对于动力电池产业链未来发展,业内预期并不一致。“动力电池行业企业三季度财报,可以反映出行业发展既有活力,也有潜力。”马宏图认为,一是由企业财报可见,国内动力电池及原材料企业近年来得到较大发展,已经具备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并且也在向国内外的资源、市场进行开拓,相比前几年有了显著变化;二是整个行业处于上升期,特别是头部企业的产能、规模不断扩大,发展态势良好;三是在全球产业链上多种形式的合作不断增多,其中不仅有宁德时代对外授权技术,也有国轩高科与大众携手合作,有效激活了这一市场快速发展;四是国内动力电池产业链的技术创新能力和水平不断提速,如宁德时代CTP技术、比亚迪刀片电池、国轩高科JTM技术等,由此,使动力电池产业链发展出现新局面,也使动力电池产业成为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一支令人瞩目的重要基础力量。

面对不断加速的行业发展,更需要有清醒的认识。“在目前供需失衡、原材料涨价导致行业热度飙升的环境下,很容易掩盖一些行业发展中的弱点和不足。”宋浩骏表示,一方面,总体盈利者居多令人欣慰,但这是建立在市场价格大幅波动下的盈利,难以持久,值得身在其中的所有企业思考,如何才能实现高质量、长久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虽然在产量上具备一定优势,但是从全球范围来看,我国动力电池整个行业在技术、品牌、市场竞争力等方面还存在一些短板和不足,需要相关企业保持清醒的认识,提升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