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资源强制回收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登陆
关闭窗口
聚焦资讯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聚焦资讯 >

原诚寅:打造开放平台 注重共性技术研究 孵化企业导向产业

发布时间:2020-10-28 15:37:43   来源:中国汽车报    浏览次数:

10月22日,2020国际先进车用材料创新应用峰会在山东省淄博市召开,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总经理原诚寅现场接受了《中国汽车报》记者的专访。本次峰会的主题是:新技术、新材料、新业态、新模式。整个采访过程中,原诚寅没有一句辛苦的感慨,但记者从话音中听出了不容易,新能源汽车是新生事物,没有现成的路可走,一切都要靠创新,创新中心搭建起创新平台已属不易,还要精心孵化项目,并让它发挥效能,保姆与红娘的角色都担当了。

   

  尽管电动汽车诞生时间早于燃油汽车,燃油汽车却大行于市,技术的先进性、经济性及便利性等因素叠加在一起,在早期的竞争中,电动汽车可以说完败于燃油汽车。上世纪,约翰·B·古迪纳夫、M·斯坦利·威廷汉和吉野彰在电池领域的创新,最终带来了电动汽车的量产及商业化。然而,锂电池还有很多不足,续驶里程、充电时间、安全性等问题都不容忽视,必须研发出新技术克服这些难题。100多年前电动汽车即诞生了,直到最近几十年才商业化量产,足见电池技术取得突破多么不容易。

  新技术是一个泛概念,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燃料电池、固态电池、无钴电池等都在进行研发,这么庞大的体系,国创中心有那么研发人员及资金兼顾吗?

  原诚寅说:“国创中心是一家国家级技术创新中心,我们关心的首先是技术,创新的技术。技术体系有很多,我们只关注前沿共性关键技术,下游的产品技术由各个企业自己去研发。”

  这些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及加强基础研究和前沿共性关键技术攻关,可见它们对我国产业发展多么重要。但是,我国基础研究和前沿共性关键技术攻关取得了一些突破,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原因在哪里?

  原诚寅说:“创新是一个试错的过程,现有的体制对创新有一定的束缚。美国的硅谷、以色列、欧洲的创新工作做得比较好,一个突出特点是开放的体制。国创中心就是一块试验田,我们定义为一个创新性的组织,从技术创新、体制创新,到管理创新,到人才体制的创新。”

  在新能源汽车发展过程中,仅靠个别企业的单打独斗显然不可取,需要凝聚多方的合力才能取得良好效果,也符合当今世界协作共赢的发展趋势。国内曾出现不少诸如平台和联盟的组织,有些组织成立时轰轰烈烈,然而多年来始终未见创新技术、成果亮相。有些组织偏离了当初成立的初衷,后来难觅足迹。国创中心作为新成立的组织,如何避免以前的窘境?

  原诚寅认为,我国对外开放引入了负面清单制度,规定哪些领域不可碰。在国创中心的发展过程中也可以借鉴负面清单制度。“规定国创中心不能做什么,比如,不应该放贷,不应该做财务方面的东西,不应该做房地产等,除此之外,不要约束国创中心做什么,围绕创新在清单之外的领域都可以尝试。如此就把创新的空间打开了,也能够容许出错,人才的激励机制也可以更加灵活。”

  以往国内确实有一些对创新出错的项目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现象,以至于有些科研人员为了少犯错,往往选择最保险的方式。然而,创新是一个试错的过程,这样必然会产生严重的矛盾冲突。

  创新需要勇于探索,一旦出现错误将会造成一定的损失,如何才能在探索中既取得成效,又让出错造成的损失最低化,这是许多人关心的问题。对此,原诚寅也有自己认识。我国有不少企业和机构在从事创新研发,比如,几大汽车集团、中科院、清华大学等,但是,这些企业和机构的体系都很庞大,在创新过程中,也并不可能一帆风顺,或者说百分百的正确。而国创中心是一个创新型组织,在创新上一旦出错,需要各方面的理解和包容。“即便国创中心出现了某些失败,我的经验教训会帮到很多企业和机构,避免他们再犯同样的错误。”原诚寅说。

  人才是创新的关键,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发挥人才的积极性成为许多研发机构都必须面对的共同问题,国创中心运用企业运作方式激励人才。原诚寅说:“创新体系最有价值的是人,一定要用市场化的机制激励人,国创中心是企业,与以往很多研发机构是事业单位有很大的不同,作为企业,国创中心虽然也关注收入和利润,但是不以盈利为最高目标。”

  有些组织在发展过程中难有起色,一个重要原因是,共建组织的成员秉持封闭态度,等待其他成员分享成果。然而,国创中心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原诚寅说:“国创中心秉持开放性原则,帮助行业融合沟通,在信息上共享,在资源上的开放,在人才上的开放,我们希望跟国创合作的组织都充满希望,看到收益。在合作中,如果一个成员吃了亏,另一个成员占了便宜,这种合作不能长久。”

   

  开放的平台在互联网行业已显示出巨大的威力,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IT巨头都依靠开放平台攻城掠地,任何符合条件的企业都可以利用他们的平台销售产品、发布信息,这些平台也成为广大消费者乐意获取信息的渠道。然而,新能源汽车在开放平台方面,比互联网企业有较大的差距。原诚寅说:“国创中心有‘9+4’计划,比如开放开源验证平台,不少汽车企业拿到新技术,这些新技术没有用过,成本如何?风险如何?国创中心的平台帮助实现整车发展,汽车企业做工程开发,不用做基础的评价了。对于零部件企业来说,只要有足够的公信力,大家就会认同,比如说防PM2.5的空调,或者新型的线控底盘等。”

  合力创新是国创中心的一项重要工作,不仅凝聚企业和机构的力量,也要充分发挥地主的产业优势,成立2年多来,国创中心已做了一些工作,在西安建立动力电池创新平台,在淄博建立新材料轻量化创新平台。原诚寅说:“我们跟地方政府有‘政产学研用资创’七位一体的合作模式。在地方建立一个共性的服务平台,有些基础技术,在这个方向上的企业都能用;帮助建立评价验证体系,每个企业不用重复建立自己的评价体系,降低企业的成本;在共性服务平台上培养研发人员;在当地建一个孵化园、创新园,既可以利用好前端的人才,同时把孵化的项目引到园区,形成落地;与地方政府共同做一个产业基金,引进国际上成熟的企业,也叫“交钥匙工程”,紧跟着孵化拉力赛培养出来一批创新企业成长起来,最终提升区域的整体竞争力。

  创新企业的成长过程比较漫长,国创中心清醒地知道自己定位于哪个阶段,不会大包大揽。原诚寅说:“我们尝试做基金,跟金融创投平台结合,按照技术成熟度分为1~9级,1~3级处于概念、想法阶段,国创中心注重4~7级,帮助孵化企业架起从技术链到产业链的桥梁,8~9级属于大规模量产前的确认。”

  国创中心成立2年多来,外部孵化了三个团队,内部孵化刚起动,与外部孵化有所不同的是采用了虚拟合伙人制度。国创中心已申报了100多个发明专利,参与20多项标准编制,在首届创新接力赛中孵化了10个燃料电池产业项目,成功了8个。

  国创中心建立的平台都较活跃,比如,知识产权的平台在线上运营了几个月了,还有40多个专家回答问题。原诚寅说:“好多技术太新了,需要帮助推广技术,国创中心做线上的培训和答疑。”

  产业孵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孵化的过程中还会遇到很多问题,国创中心开放依靠平台做好服务工作,并把孵化成果导向产业化。原诚寅说:“孵化拉力赛的项目引到园区,形成落地,可能三五年后看到结果。”